案例,spss,数据分析

不同唤醒度负性图片对工作记忆刷新功能的影响


此文字数共约:9000字  文章页数共约:14页  发布时间:2021年及之前  原创指数:3.5

【内容概述】

不同唤醒度负性图片对工作记忆刷新功能的影响
目的 考察不同唤醒度的负性图片对工作记忆刷新功能的影响 方法 随机抽取48名大学生作为被试,采用n-back范式进行考察。结果(1)高、低负荷下,被试对高唤醒图片的反应均显著快于低唤醒图片。(2)低负荷下,被试对高唤醒图片的正确率显著高于低唤醒。结论 高唤醒度负性图片的工作记忆刷新功能要优于低唤醒度负性图片。
    
关键词:负性情绪 唤醒度 工作记忆 刷新功能
大量研究表明,人对负性情绪刺激有特殊的敏感性,所引发的焦虑、抑郁等给人们带来极大精神痛苦,并且会对其认知活动产生重要影响。Eysenck和 Calvo[1]的“加工效能理论”(processing efficiency theory)认为,人的认知资源是有限的,焦虑等负性情绪本身会占用个体一部分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系统资源, 当有限的资源被焦虑情绪所占据, 那么个体同时能用于认知操作的工作记忆资源就会相应减少, 所以当个体产生焦虑等负性情绪时, 认知操作的效率就会下降。也就是说, 负性情绪是通过影响工作记忆进而影响认知的。
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是指个体在执行认知任务中,对信息暂时保持与操作的能力[2-3]。而刷新功能作为工作记忆执行功能之一,是对暂时储存的信息不断更新的过程[4]。它包括两重要求,一要求被试对新呈现的刺激进行加工记忆,二对之前保存的信息进行刷新。也就是说,刷新功能需要被试对信息进行加工处理记忆,再不断从旧信息中将注意和认知资源脱离出来,再对新刺激进行加工处理,以此反复[5]。然而虽有很多研究证明负性情绪会影响工作记忆,但其作用机理却一直没有定论,并且以往的研究多关注于不同特殊被试,以期了解特殊人群在言语、空间工作记忆上差异,且研究材料的变量多集中在负性情绪材料效价上。Ikeda[7]以负性图片诱发情绪,通过对比对字母本身和字母位置的记忆刷新功能发现,高焦虑特质人群在言语工作记忆任务上表现比空间工作记忆任务差。郭伟,邹吉林[5]等人的研究也表明,高负荷条件下, 高考试焦虑者对考试相关图片的工作记忆刷新功能较低考试焦虑者有显著缺陷。另有一些研究[7-8]则发现强迫症或抑郁症病人更多地表现为空间工作记忆的受损, 而非言语工作记忆。刘英丽[9]等人认为,正性情绪对不同认知成分有不同影响,其情绪效应相互抵消,从而对刷新任务的成绩没有显著的影响。高鑫等人在考虑唤醒度的情况下发现,在低负荷下,积极情绪会损害空间工作记忆,但不论高低负荷,其对言语工作记忆均有促进作用,且此现象与唤醒度无关。综上可见,工作记忆相关论文对负性情绪唤醒度的研究还很少。
工作记忆中央执行系统有以下三种功能:转换、刷新和抑制功能。不同功能有其相对应的研究范式,其中对刷新功能的研究较多较为成熟。常采用的任务有:n-back范式、跟踪任务、数字活动记忆任务。本实验采用n-back范式,进行图形匹配任务,要求被试对图片本身进行过观察记忆,对呈现的一系列图片做判断任务,被试被要求记住一定量的图片内容以及呈现顺序,并在新图片呈现后,对之前记忆的图片刷新注意脱离。从而考察对不同唤醒度负性图片的工作记忆刷新功能的影响,实验通过改变n的值以期操作工作负荷量。

 

*若需协助请咨询↓→[电脑QQ][手机QQ]【数据协助】